Dihabiskan.

这一切的一切终于来到了尾声。一个阶段的桎梏的结束,也是另一阶段的束缚的开始。我自己到底还能够撑到何时,其实我自己也雾煞煞,搞不清楚。

假如说当时如果我没有这么执迷不悟,恐怕今天也不会做得这么辛苦吧。这样的topic那么多人做过了,我自己却浑然不知?呵呵,也真是又够愚蠢啊,都搞不清楚状况!我一向来都没有对自己的行为后悔过,我也必须承认在写论文的时候我的资源其实很多,但是如果我知道过程会这么痛苦的话,我宁愿换一个topic。毕竟,人偶尔做一些自己没兴趣的事情,的确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与惊喜。

当你面对的问题是你没有办法应付analysis的时候,那种感觉是很逼恻的。写论文不像说故事,可以让人说得天花乱坠,滔滔不绝。Colloquial terms do not work here, at all. 现在心里面可说是无限的无奈、委屈和悲愤。Ok,也许“悲愤”这次太强烈了一点,但是我的华文vocab真的很烂。

无论如何,我现在真的很XXXXXXXXXXX。幹!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Pictorial History

Sincerity. Selflessness. Solidarity

Приве́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