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ckie


Was lamenting the loss of my socks. Well you know, it's pretty irritating if you lose ONE sock. I wouldn't mind losing a pair; I could always buy a new pair. But just ONE? How about trying my luck at Sungei Road?

人生最懒叫的事莫过于袜子不见了。不见一双也就算了,不见一条却甚是可恶。Sometimes the dryer completes its mission before I could rescue my clothes. Some lousy Samaritan attempts to rescue them, but leaves one or two socks behind. 没错,就是这么硬生生地把它们拆散。

刹那想到《神雕侠侣》里,女魔头李莫愁因爱生恨,将陆家灭门之后,把陆展元和妻子何沅君的骨灰挖出来,分别埋进华山、倒入东海,使两者永世不得相见:


武三通突然喝道:“李莫愁,我要问你一句话,陆展元和何沅君的尸首,你弄到那里去了?”李莫愁陡然听到陆展元和何沅君的名字,全身一颤,脸上肌肉抽动,说道:“都烧成灰啦。一个的骨灰散在华山之巅,一个的骨灰倒入了东海,叫他二人永生永世不得聚首。” 众人听她如此咬牙切齿的说话,怨毒之深,当真是刻骨铭心,无不心下暗惊。

…………

这时四周树木着火,噼噗之声大作,热气越来越是难以忍受。黄蓉道:“大伙先退向东北角石山上再说。”各人奔上斜坡,眼见屋宇连绵,已尽数卷入烈火之中。

李莫愁被点中了穴道,虽能行走,武功却半点施展不出,暗自运气,想悄悄冲开穴道,乘人不防便突然发难,纵然伤不了敌人,自己却可脱身逃走。那知真气一动,胸口小腹之中立时剧痛,忍不住“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她遍身受了情花之刺,先前还仗真气护身,花毒一时不致发作,这时穴道受制,真气涣散,花毒越发越猛。她胸腹奇痛,遥遥望见杨过和小龙女并肩头而来,一个是英俊潇洒的美少年,一个是娇柔婀娜的俏姑娘,眼睛一花,模模糊糊的竟看到是自己刻骨相思的意中人陆展元,另一个却是他的妻子何沅君。她冲口而出,叫道:“展元,你好狠心,这时还有脸来见我?”心中一动激情,花毒发作得更厉害了,全身打颤,脸上肌肉抽动。众人见她模样可怖已极,都不自禁的退开几步。

李莫愁一生倨傲,从不向人示弱,但这时心中酸苦,身上剧痛,熬不住叫道:“我好痛啊,快救救我。”朱子柳指着天竺僧的遗体道:“我师叔本可救你,然而你杀死了他。”李莫愁咬着牙齿道:“不错,是我杀了他,世上的好人坏人我都要杀。我要死了,我要死了!你们为甚么还活着?我要你们一起都死!”她痛得再也忍耐不住,突然间双臂一振,猛向武敦儒手中所持长剑撞去。武敦儒无日不在想将她一剑刺死,好替亡母报仇,但忽是见她向自己剑尖上撞来,出其不意,吃了一惊,自然而然的缩剑相避。

李莫愁撞了个空,一个筋斗,骨碌碌的便从山坡上滚下,直跌入烈火之中。众人齐声惊叫,从山坡上望下去,只见她霎时间衣衫着火,红焰火舌,飞舞身周,但她站直了身子,竟是动也不动。众人无不骇然。

小龙女想起师门之情,叫道:“师姐,快出来!”李莫愁挺立在熊熊烈火之中,竟是绝不理会。瞬息之间,火焰已将她全身裹住。突然火中传出一阵凄厉的歌声:“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以身相许?天南地北……”唱到这里,声若游丝,悄然而绝。

小龙女拉着杨过的手臂,怔怔的流下泪来。众人心想李莫愁一生造孽万端,今日丧命实属死有余辜,但她也非天生狠恶,只因误于情障,以致走入歧途,愈陷愈深,终于不可自拔,思之也是恻然生悯。程英和陆无双对满门被害之仇一直念念不忘,然见她下场如此之惨,大仇虽然得报,心中却无喜悦之情。黄蓉怀中抱着郭襄,想及李莫愁无恶不作,但生平也有一善,于郭襄有月余养育之恩,于是拿着郭襄的两只小手,向火焰中拜了几拜。


Erm, if you don't understand Chinese, google "Return of the Condor Heroes" and find Chapter 32 at Page 15.

Our local 李莫愁, circa 1999. #SG50


当初开始相爱的时候,往往没有任何理由,就只是很单纯的喜欢而已。如果说不爱了,那就是很单纯的没那么喜欢罢了。李莫愁是江湖上令人闻风丧胆的「赤练仙子」,美若天仙却毒如蛇蝎。当年为了陆展元,李莫愁不顾师父的教诲,不避男女之嫌为他疗伤之余,还违背誓言离开古墓,两人就此相爱了。

李莫愁学得一身好武功,却不懂得如何爱一个人,更不了解爱情是两个人的事,两个人才可以 tango,两只手才可以 clap。她固执地要求陆展元 reciprocate 她的爱,最后她输了。




我相信 把你的名字 唸上一千遍
就會唸成 輪迴一千年的諾言 渡過雨打風吹的考驗
我相信 把你的容顏 看上一千遍
就會看成 最永恆的預言
有一天 我們終將改變 變成了 唯一的傳說

This awesome song always remind me of what love is really about.



是陆展元太残忍吗?李莫愁为了他叛离师门,杀人如麻,他却依旧跟何沅君成亲,甚至在她来婚礼捣乱之后把她看做仇人。
在我眼中,陆展元并没有错。他只是单纯地不爱她而已,或者已经不再爱了。
像李莫愁这样不懂得如何去爱的少女,她被伤害过就再也鼓不起勇气去爱别人。她从头到尾恨的是陆展元,爱的却也只是陆展元。
对李莫愁而言,情这个字,就是霸占。

因爱生恨,她要杀死他们。她要报仇,要将那些曾经背叛她,伤害她的人全部杀死。让他们痛不欲生,为什么这些痛苦都应该由她来承受,她不甘心,谁也不会甘心。为什么付出爱的结果不是得到爱,而是无尽的伤害。她仇恨,她气愤,她终于将自己的情郎和情敌杀死。十年的光阴,她等了十年,在痛苦中她又何止活了十年。她只是不懂,为什么自己的爱会得到痛心的伤害。

Your boyfriend loves you, okay cool, carry on.
Your boyfriend no longer loves you, okay cool, move on.
Don't entangle yourself in that vortex of self-pity and denial.
人之初,性本善。人不是生来凶残的,为情自毁的李莫愁,也都可能是你我的悲剧。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Pictorial History

Sincerity. Selflessness. Solidarity

My time is up (2): 苛求